产前胎心宫缩图评估胎儿

该评价未发现有清楚证据显示,在高风险妊娠中应用产前胎心宫缩图评估对母亲或其胎儿有好处。 临床医生需要知道,尽管该干预可能不增加妇女剖宫产的机会,但也不能防止围生儿的死亡风险。

RHL 评论由 Okusanya BO 撰写

1. 前言

产前胎心宫缩图(CTG)是一种妊娠时用于筛查胎儿缺氧风险的方法。 根据观察性研究的数据,最初认为CTG可能是检查早期不良胎儿结局的有用方法,显示有必要通过干预帮助提高新生儿存活机会(1)。 然而,现有数据提示当CTG用作“非应激试验”或“宫缩应激试验 ”使用时,观察者的或观察者间目视判读错误结果可导致临床医生使用不必要的或不合适的干预措施。 在高危妊娠中,无反应CTG甚至可使胎儿疾病与死亡增加(2)。 由于目视判读CTG结果导致错误,现已开发出电脑化分析法,可较客观而可靠的进行判读(3)。

发展中国家占了全球围生儿死亡的大多数(4,5),但目前资源贫乏国家在产前使用CTG相当有限。 尼日利亚对产前CTG的评估发现,接受无反应无应激试验妇女的剖宫产分娩,围生儿死亡率高,生小于胎龄婴儿的可能明显较高;该研究作者的结论是无反应无应激试验是早期检测胎儿窘迫的有价值工具(6)。 对产前CTG应用的评估很重要,因为今后其在资源贫乏地区的应用将会增加,随之越来越多产科医院获得这一设备。 该Cochrane评价(7)对旨在改善围生儿结局的产前应用CTG监控高危胎儿的有效性进行评估。

2.   评价方法

评价的作者力图一方面对不用CTG与传统CTG进行比较,另一方面又对传统CTG与电脑化CTG进行比较。 他们检索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资料库和MEDLINE数据库,查找对产前胎心宫缩图(包括电脑化CTG分析)与替代方法进行比较的随机和半随机试验。 此外,还对手工检索到的相关论文和会议论文集进行合格性评价。 对查到的研究进行顺序产生的合适性、分配隐秘性和盲法评估。

该评价所使用的纳入与排除标准与Cochrane评价系统标准相一致。 作者报告说无异质性或报告偏倚,但由于数据不充足,未对低风险与高风险妊娠,单胎与多胎,以及37孕周前CTG监测与37孕周后CTG监测的比较进行亚组分析。

该评价的主要结局是围生儿死亡和剖宫产,次要结局是可能的围生儿死亡,五分钟阿普加(Apagar)新生儿评分低于7,收住新生儿监护病房,出生时孕龄与新生儿惊厥。

3. 评价的结果

该评价纳入含2105名妇女的六项研究。 有四项研究(1656名妇女)对产前CTG与不用CTG进行比较,而另两项研究(469名妇女)对传统CTG与电脑化CTG分析进行比较。 所有纳入研究的质量都不高;两项研究顺序产生充分和隐秘性合适,但所有研究的盲法都不充分。

当与不用CTG比较时,传统CTG应用的围生儿死亡和妇女剖宫产风险无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至于次要结局,传统CTG对五分钟阿普加(Apagar)新生儿评分低于7、收住新生儿监护病房、以及新生儿惊厥无统计学显著性影响;而且对出生时孕龄也无影响。

然而,与传统CTG相比,电脑化CTG的应用使围生儿死亡明显降低 [相对风险 (RR) 0.20;95% 可信区间 (CI) 0.004–0.88],但妇女的剖宫产风险,检测潜在可预防围生儿死亡(死于除致命性先天畸形外的因素),五分钟时阿普加(Apagar)新生儿评分低于7分,新生儿监护病房住院时间或出生时孕龄无显著差异。

4. 讨论

4.1. 结果的适用性

该系统评价未发现产前CTG评估高风险妊娠胎儿对母亲还是其胎儿有好处的明确证据。 尽管产前CTG可能不增加妇女剖宫产的可能,但也不能防止围生儿死亡的风险。 现有的传统产前CTG对高危妊娠有好处的证据使得难于推荐电脑化CTG用于胎儿评估。 而且,电脑化CTG应用的围生儿死亡减少被评价所纳入研究的低质量抵消。 低收入国家进行的研究未被纳入使得产前CTG在这些地区的有效性不能确定。

4.2. 干预的实施

妊娠期应用产前胎心宫缩图(CTG)发现缺氧风险胎儿的现有证据尚不足以成为任何实践改革的理由。

4.3. 研究的意义

根据现有证据,新的产前CTG研究应以特定妊娠并发症为重点,评估这些疾病的产前 CTG应用的有效性。 另外还需要对其在高收入与低收入地区的应用进行评估。 尽管现有证据支持电脑化CTG的有效性,还是迫切需要对电脑化CTG进行深入评估。 最后,也不应忽视对妇女看法及其对CTG满意度进行评估的需要。

致谢: 无。

参考文献

  • Freeman RK, Anderson G, Dorchester W. A prospective multi-institutional study of antepartum fetal heart rate monitoring. I. Risk of perinatal mortality and morbidity according to antepartum fetal heart rate test results.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1982;143:771-777.
  • Boehm FH, Salyer S, Shah DM, Vaughn WK. Improved outcome of twice weekly non stress testing. Obstetrics & Gynecology 1986; 67(4):566-568.
  • Dawes GS, Lobb M, Moulden M, Redman CWG, Wheeler T. Antenatal cardiotocography quality and interpretation using computers. British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1992; 99:971-977.
  • Abu Habib N, Lie RT, Oneko O, Shao J, Bergs P, Daltveit AK. Socio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nd perinatal mortality among singletons in North East Tanzania: a registry-based study.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2008;62:960-965.
  • Zupan J. Perinatal mortal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05,352:2047-2048.
  • Fawole AO, Sotiloye OS, Oladimeji AO, Alao MO, Hunyinbo KI, Sadoh EA, Otolorin EO. Antenatal cardiotocography: experience in a Nigerian tertiary hospital. Nigerian Postgraduate Medical Journal 2008;15:19-23.
  • Grivell RM, Alfirevic Z, Gyte GML, Devane D. Antenatal cardiotocography for fetal assessment.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10;Issue 1. Art. No.: CD007863; DOI: 10.1002/14651858.CD007863.pub2.

本文的引用应为: Okusanya BO. 产前胎心宫缩图评估胎儿: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10年7月1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分享

相关文章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