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其健康新生儿的早期皮肤接触

评估早期皮肤与皮肤接触对母乳喂养至出生后4-6个月和12个月的影响的数据很少。 然而,该评价发现出生后母亲与其婴儿间立即皮肤与皮肤接触可以减少哭闹,改善母婴相互交流,使婴儿保暖并帮助母亲成功母乳喂养。 未发现有重要负面影响。

RH评论 由Puig G, Sguassero Y撰写

1. 证据总结

理想情况下,皮肤与皮肤接触(SSC)应在出生后立即开始,即将裸体新生儿俯卧于母亲裸露的胸膛上。 这一实践是基于出生后第一个小时内的亲密接触,通过如触摸、温暖和气味这些感官刺激,促进母婴的行为和相互影响。 而且SSC被认为是成功启动母乳喂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基于上述前提,该评价的更新版旨在评估在健康足月和后期早产儿(即34-37周孕龄)中对出生后24小时内开始的早期SSC与常规新生儿保健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或半随机对照对照试验。 主要感兴趣的结局是母乳喂养。 在这次更新时该评价增加了新结局,如SSC后母性情缘和母性心理学变化(通过观察或应用调查表/母子情分量表探究),以及婴儿生理适应性。

根据作者的观点,将早期SSC干预分为三类: a)出生SSC(出生后第一分钟),b)极早SSC(出生后30-40分钟开始),以及c)早期 SSC(出生后1到24小时间的任何时候)

由Cochrane妊娠与分娩组和Cochrane新生儿组对MEDLINE进行两次独立检索,查找相关研究。 在检索中,未查阅发展中国家相关数据库,如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文献及非洲医学索引。 另外通过手工检索了20多份相关杂志。 未设语种限制。

应用的三个主要质量标准是: 1) 分配隐秘性(完全、不完全或不清楚),2) 随访完整性,以及3) 对研究对象、护工及结局分析员实行盲法。

总共纳入30项试验(29项是RCTs)。 多数纳入试验是在发达国家进行的,如美国、英国、加拿大和瑞典。 有8项研究在发展中国家进行。 只有在美国、南非和台湾进行的四项研究涉及早产儿。

各研究间在早期皮肤与皮肤接触的时间安排和持续时间上相差很大。 例如,在有些研究条件下受制于医院制度规定,干预不能从出生后立即开始,持续时间从15分钟到连续SSC平均48小时不等。 这些因素妨碍了作者合并试验的结果。

报告了64项临床结局。 有必要强调指出,有超过一项研究测定的结局仅有20项,而且并非所有报告的结局都与贫穷国家有关。 在母乳喂养结局上(报告得最多的),早期SSC(n= 70/74)与标准接触(n= 54/75)的比较显示,对出院时母乳喂养有积极影响(比值比 [OR] 6.35,95%可信区间 [CI] 2.15 - 18.71)。 然而,由于样本量太小(反映在可信区间范围过大),对该结果的解释应该慎重。

当考虑对母乳喂养长期影响时(例如1-4个月),含552对母亲-健康足月婴儿的10项研究的结果同样显示有积极影响(OR: 1.82,95% CI: 1.08-3.07,I2 = 41.2%)。 对这一结果的解释同样应该谨慎,因为可信区间显示不精确。

对母乳喂养至出生后4-6个月和12个月的影响,以及通过满意度、自信状态和母亲自信表现出来的母亲结局进行评估的数据很少。 然而,根据该评价的结果,出生后母婴间皮肤与皮肤接触可以减少哭闹,改善母婴相互影响,婴儿保暖并帮助母亲成功母乳喂养。 而且,从积极意义上看,未发现有重要负面影响。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每年新的科学和流行病学的证据,使我们对母乳喂养在儿童存活、生长和发育,以及母亲健康和幸福中所起的作用有了更多了解(1)。目前各类母乳喂养的水平仍远低于建议的水平,而且各地区间存在相当大的差异(2)。

皮肤与皮肤接触能提供更多的触觉、体味和温暖的暗示,更易刺激婴儿成功地开始接受喂乳。 所以,应将这一实践视为一种有益、低开支而可行的促进分娩后哺乳的干预,尤其在缺乏卫生和安全饮用水的地方,母乳喂养可以拯救生命。 此外,最近在加纳进行的一项研究(3),证明促进母乳喂养早开始有可能对儿童生存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作出重要贡献;如果所有婴儿从出生第一天就母乳喂养可拯救16%的死亡新生儿,而如果在出生后前4小时内开始则可拯救22%的死亡新生儿。

2.2. 结果的适用性

要将该评价的结果推广到贫穷国家是不容易的,因为该评价主要依据的是在资源富裕地区进行的研究,在那儿可能看不到诸如文化信仰和得不到基本保健等环境因素,对支持纯母乳喂养造成的重大障碍。 从这方面看,开发和实施早期支持长期母乳喂养的系统被认为是对发展中国家的一项重大挑战。

2.3. 干预的实施

早期SSC应被认为是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一项产后常规保健干预。 然而,在资源贫乏社会实施该干预需要作深思熟虑。 一方面,诸如室温、缺乏私密性/空间、过度拥挤这些因素可能影响到该干预的潜在好处,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应用早期皮肤与皮肤接触开始早期母乳喂养支持的正确技巧和培训,保健人员的错误医学建议常常使事情更糟。

诸如如何处理出生后的婴儿这样的实践是医疗机构日常功能一部分,不可能轻易改变。 例如在每年接产4000例的(阿根廷)罗撒里奥的马丁妇产科医院,目前的做法是用毯子将新生儿轻轻擦干后将其俯卧于母亲裸露的腹部一分钟。 值得指出的是最近这一新实践的引入是在实施推迟钳夹脐带干预后(4,5)。按这一方案,在分娩后立即开始SSC,但仅维持1-3分钟。 因而,作为支持早期母乳喂养常规实践的一部分,延长SSC 的持续时间可以很容易实施,尤其是在爱婴医院(6)。

3. 研究

对SSC从干预的具体时间安排、次数和持续时间上下一个合适的定义,是今后研究要优先考虑的问题。 由于新生儿在出生后的前两个小时往往相当敏锐,应考虑将这段时间作为成功启动母儿相互作用的最合适时期。 实施良好的RCTs是证明早期SSC对包括早产儿和剖宫产分娩母亲以及不同地区(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母婴健康的真实影响的保证。

资助来源: Centro Rosarino de Estudios Perinatales, Rosario, Argentina.

参考文献

  • The 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 Quantifying the benefits of breastfeeding: a summary of the evidence. Washington, D.C.: PAHO © 2002.
  • Web site: http://www.childinfo.org (acceded 17 August 2007)
  • Edmond KM, Zandoh C, Quigley MA, Amenga-Etego S, Owusu-Agyei S, Kirkwood BR. Delayed breastfeeding initiation increases risk of neonatal mortality. Pediatrics, 2006;117(3):e380-6.
  • Ceriani Cernadas JM, Carroli G, Pellegrini L, Otano L, Ferreira M, Ricci C, Casas O, Giordano D, Lardizabal J. The effect of timing of cord clamping on neonatal venous hematocrit values and clinical outcome at ter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ediatrics. 2006 Apr;117(4):e779-86.
  • Ceriani Cernadas, JM, Carroli G, Lardizabal J. The effect of timing of cord clamping on neonatal venous hematocrit values and clinical outcome at ter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In reply, Pediatrics, 2006,118:3,1317-1319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Evidence for the ten steps to successful breastfeeding. Geneva: The Organization; 1998. Web site:www.who.int/child-adolescent-health/New_Publications/NUTRITION/WHO_CHD_98.9.pdf (accessed 6 Sept 2007).

本文的引用应为: Puig G, Sguassero Y. 母亲与其健康新生儿的早期皮肤接触: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7年11月9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