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完全母乳喂养新生儿的奶杯喂养与其它肠内喂饲法之比较

该Cochrane评价发现与奶瓶喂养相比较,奶杯喂养对维持出院后母乳喂养无显著好处。 而且奶杯喂养的婴儿住院时间较长。 然而,以上发现可能不适用资源贫乏地区,因为纳入该评价的大多数研究是在发达国家的医院中进行的,研究的婴儿数相对较少无法通过Meta分析得到可靠结果。

RHL评论 由 Han AM 撰写

1. 前言

母乳喂养是喂养新生儿的最佳方法。 然而,在许多情况下母亲无法母乳喂养她们的新生儿,尤其当婴儿小于实际年龄或生病时。 全世界小于六个月的婴儿仅有34%是纯母乳喂养的,东南亚地区的数字是43%,而欧洲为17.7%。 母乳喂养普及率低是全球性大问题,对于无法母乳喂养的婴儿使用肠内喂饲替代法(用瓶、胃管或奶杯)喂养。 尤其在资源贫乏地区,奶瓶喂养有其自身缺点,即有感染风险、婴儿有乳头混淆、费用高等。用胃管喂养婴儿需要适当训练,而且胃管并非在所有地区都容易得到,尤其在低收入国家。 爱婴医院的行动指南推荐,对于一旦能母乳喂养时预期应欲接受母乳喂养的婴儿使用奶杯喂养(2)。 然而,奶杯喂养有吸入气管的风险,及哺乳时间长和乳汁浪费的缺点。 因而有必要对新生儿的不同辅助喂养方法进行系统评价。 该Cochrane评价(3)的目的是确定奶杯喂养与其他肠内喂饲辅助方法相比,对无法完全母乳喂养新生儿的体重增加和达到成功母乳喂养的效果。

2.   评价方法

作者应用全面综合的检索方法检索,诸如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资料库、CINAHL(1987 - 2006年4月)以及 Medline (1966年 - 2006年4月)等数据库,查找随机与半随机对照试验。 在评价中,作者提供了纳入与排除的试验特点的全面详细情况,以及如何分析数据的方法。

主要结局指标为: 体重增加,达到可接受的体重增加完全母乳喂养所用时间,出院时、三月龄与六月龄时未母乳喂养/未完全母乳喂养的比例。 还确定如每次喂养的平均时间,生理学不稳定事件以及住院时间等次要结局。

3. 评价的结果

有四项研究(含472名婴儿)符合该评价要求。 研究对象包括平均孕龄29到35周的早产儿。 比较奶杯与奶瓶辅助喂养的效果。

3.1 主要结局测定

仅有一项研究报告以克/公斤/日测定的体重增加,未显示体重增加与这两种辅助喂养法(奶杯喂养与奶瓶喂养)中的任何一种有统计学显著性联系。 两种喂养组的婴儿在出院时和三个月时(二项研究,402名婴儿)以及六个月时(一项研究,319名婴儿)发病率率无统计学意义差异。 在研究未完全母乳喂养婴儿比例时,奶杯喂养组出院时结局好于奶瓶喂养婴儿,有统计学意义,相对风险 (RR) 0.75,95% 可信区间 (CI) 0.61–0.92。 然而,在三个月时和六个月时该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3.2 次要结局

奶杯或奶瓶喂养婴儿的每次喂饲平均时间无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两组间喂饲时发生氧饱和度下降的次数也无统计学意义差异(仅一项研究报告此结果)。

一项奶杯喂养婴儿的研究报告,十天住院时间的增加有统计学意义(平均组间差异为10.1 天, 95% 可信区间3.9–16.3),但其它三项未报告该结果。

四项研究均未报告如哽死事件、感染事件、出院时出生后年龄、费用、父母满意度和焦虑、神经发育结局以及死亡等其它次要结局。

4. 讨论

4.1 结果的适用性

该Cochrane评价的结论是,“对奶杯喂养的推荐不能超过奶瓶喂养”,因为根据研究结果,前者对维持母乳喂养到出院后并无显著优点,而且奶杯喂养具有住院时间较长的结果无法接受。 不过,该结论可能不适用于资源贫乏地区。 首先,评价的研究多数是在发达国家医院条件下进行的,且仅含早产婴儿。 其次,研究的婴儿数相对较少,无法通过Meta分析得到有意义的结果(4)。 第三,在评价的四项研究中仅有二项报告说随访婴儿,关于不同出院时间母乳喂养婴儿比例的现有数据也许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两项在发展中国家的研究(5,6)表明,在医院以及社区护理条件不论早产儿还是足月婴儿,奶杯喂养的有益影响都超过奶瓶喂养。 据报告母乳喂养与奶杯喂养组也有类似结局指标,如婴儿吮吸行为(当企图紧抓乳房时)和母亲乳汁供应。

至于奶杯喂养组住院时间较长的结果,仅有一项研究报告该结果。 纳入该研究的早产儿较之其它三组婴儿孕龄轻,由于多数参与医院的医疗保健人员不熟悉奶杯喂养,报告了该研究的奶杯喂养依从性不佳。 这可能导致结果的偏倚。

4.2 干预的实施

由于该评价不推荐奶杯喂养为辅助肠内喂饲法,剩下的选择就是奶瓶喂养或胃管喂养。 至于前者,需要通过加强医疗保健机构的制度与规则,克服奶瓶喂养带来的卫生问题。 社区奶瓶喂养的相关卫生与费用问题将较难解决。 至于胃管喂养,需要对医疗保健人员进行适当培训,并且要保证胃管的供应。 然而,有必要指出胃管喂养不适于院外使用。 总之,在卫生部门资金以及公众卫生与健康知识有相当大提高前,该评价的结果很难应用于资源贫乏地区。

4.3 研究意义

应在资源贫乏地区更大范围地开展比较奶杯喂养与其它辅助喂养法(奶瓶喂养、勺子喂养等)的充分对照随机研究。 在这些研究中,次级结局指标应包括吸入发生率、生理学不稳定性、父母满意度与忧虑,以及神经发育结局。

致谢: 医科大学预防与社会医学系负责人Myo Oo教授,感谢他的关于本评价中所使用统计学方法的观点。

参考文献

  • WHO. Infant and young child nutrition: quadrennial progress report.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6 (World Health Assembly document No. A59/13); available at: http://apps.who.int/gb/ebwha/pdf_files/WHA59/A59_13-en.pdf
  • UNICEF. Breastfeeding management and promotion in a Baby Friendly Hospital, an 18 hour course for maternity staff. New York: UNICEF; 1993.
  • Flint A, New K, Davies MW. Cup feeding versus other forms of supplemental enteral feeding for newborn infants unable to fully breastfeed.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7;Issue 2. Art.No.:CD005092; DOI: 10.1002/14651858.CD005092.pub2.
  • Higgins JPT, Thompson SG, Deeks JJ, Altman DG. Measuring inconsistency in meta-analysis. BMJ 2003; 327:557–560.
  • Gupta A, Khanna K, and Chattree S. Brief report. Cup feeding: an alternative to bottle feeding in a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Journal of Tropical Paediatrics 1999;45:P108-110.
  • Ya-Yi Huang, Meei-Ling Gau, Chiu_Mieh Huang, Jian_Toa Lee. Supplementation with cup-feeding as a substitute for bottlefeeding to promote breastfeeding. Chang Gung Medical Journal 2009;32,423-430

本文的引用应为: Han AM 无法完全母乳喂养新生儿的奶杯喂养与其它肠内喂饲法之比较: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10年8月1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分享

相关文章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