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妇女接受宫颈筛查的干预措施

宫颈细胞学检查被认为是目前降低宫颈癌发生率的唯一方法。 然而,这一方法只在发达国家才有效,因为前提是要有实施该方法的可靠基本医疗设施。 任何筛查计划的成功关键是该计划能够确定、接触和筛查到预定的目标人群。

RHL评论 由Germar MJV撰写

1. 证据总结

宫颈癌是一种可预防的疾病。 目前公认宫颈癌筛查是控制这种癌症的最有效方法。 任何筛查计划的成功关键是该计划能够确定、接触和筛查到预定的目标人群。

从1987年至1999年间发表的35项研究符合该评价的纳入标准。 对每项研究都进行了全面的方法学质量评定。 其中19项研究评估发信邀请妇女前参加宫颈癌筛查的效果。 在可以计算相对危险度的9项研究中,有8项研究发现,收到邀请信的妇女组比未收到邀请信的妇女组(对照组)在筛查接受率上有统计学意义提高。 然而,由于研究间的统计异质性,未计算汇总的总估计。 因此作者的结论是基于单项研究的质量,所以解释时应该慎重。

6项研究评估不同教育干预的效果。 虽然其中有5项研究发现干预有益,但与对照组比较既无统计学意义也无临床意义。 而且,还不清楚哪种特定教育干预——比如印刷品、录象/幻灯片、人际交流——最有效。 由于缺少高质量的研究,关于电话邀请、人际交流、咨询服务和提供交通服务的证据不足。

根据背景(全科医师诊所、社区或卫生管理组织)、年龄组和筛查出的对象接受治疗的情况,对所纳入研究进行亚组分析是有益的。

作者们的结论是,有一定的证据支持使用邀请信。 他们还发现,教育干预增加宫颈癌筛查接受性的支持证据不足。

作者们把对宫颈癌筛查的知情接受视为一种结局,这点是任何研究均未考虑到的。

该Cochrane评价最后更新于2001年。评价应用了Jepson等的检索方法。 (1) 检索方法全面,纳入了未发表研究,无任何语言限制。 两名评价员筛查研究,其中一位提取数据,数据表达清晰。 然而,如增加以下资料就更好了: (i)进行研究国家的受教育率;(ii)研究妇女的教育程度;(iii)邀请信所使用的语言;(iv)特定干预在每名筛查出的妇女上的开支;(v)筛查妇女的保险状况。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全世界每年有超过238,000名妇女死于宫颈癌,其中80%以上生活在发展中国家(2)。 在菲律宾,癌症位居主要发病率和死亡率的第三位。 宫颈癌是妇女的第二位最常见恶性肿瘤,仅次于乳腺癌。 菲律宾的宫颈癌发病率自1980年来一直保持稳定,5年的总存活率为51.7%,或大约每100,000妇女中有10名死于该病。 预计2005年菲律宾将有7,277例新发病例,死亡3,807例(3)。 在菲律宾,约三分之二的宫颈癌病例诊断时已是晚期;由于缺少足够的放疗设备,死亡率较高。

宫颈细胞学检查被认为是目前降低宫颈癌发生率的唯一方法。 然而,这一方法的前提是要有可靠的基本医疗设施,因而只有在发达国家才有效(4)。 在象菲律宾这样的资源贫乏的发展中国家,很难实施有组织的筛查项目。 虽然发展中国家正在开展细胞学筛查,但主要以机会性筛查方式进行。 这种筛查往往质量较差: 操作不够恰当,人群覆盖率低(5)。尤其在由7,100个岛屿组成的菲律宾,其中有些岛屿太偏僻根本没有医生。由于缺少人力和资金(6),宫颈癌筛查计划始终不能达到目标人群。 因此,只有制订计划合理、资金充足的筛查项目,才谈得到上提高筛查接受率的干预问题。

2.2. 结果的适用性

纳入评价的所有研究都是在发达国家进行的。 其中多数国家都有组织良好的宫颈癌筛查项目,或至少有由政府资助的高效卫生保健系统。 而多数发展中国家情况却不是这样,那儿缺少基本的卫生保健服务,而且在接受预防保健上存在重要障碍。

纳入评价的试验所研究的干预措施,要求有发挥作用的目标人群妇女数据库、有效的邮政系统、充足的资金以及目标人群的受教育率较高。 在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些条件。 而且,发展中国家也负担不起筛查工作本身的开支。 更何况发展中国家缺少必需的专门技术人员,也没有适合资源贫乏地区的筛查方法(7)。 鉴于这点,提高细胞学筛查接受率的干预措施可能并无直接意义。

2.3. 干预的实施

任何提高宫颈癌筛查接受率的干预措施都必须与目标人群特有的基线知识、观点、文化和态度相适应。

在“改变菲律宾人知识、态度和实践行为研究”一文中(5),以下因素被证明是宫颈癌筛查方法失败的原因: (i)妇女缺少有关宫颈癌症状的知识;(ii)普遍对癌症持宿命论态度且不知道宫颈癌是可以治愈的;(iii)农村地区缺少细胞学筛查设备和技术以及治疗设施;(iv)患者对检查随访和治疗的依从性不够。

因此,要在菲律宾成功实施细胞学筛查项目应包括: (i)资金充足的筛查项目;(ii)组织良好的被确定目标人群的数据库;(iii)对目标人群的知识、态度、实践和文化标准的基线研究;(iv)对提供卫生保健的人员进行有关这些因素的教育,使他们能提出适合特定人群的干预方法。 因此,任何促进接受率的干预措施都必须以提供有关宫颈癌和筛查的准确、全面、符合社会文化的相关信息为基础。

3. 研究

目前正在进行试验,确定发展中国家开展宫颈癌筛查的理想方法(8)。 由于受资源和设施的限制,有组织筛查项目的实施取决于其对目标人群的覆盖程度。 因此应将研究方向放在对发展中国家妇女的知识、观点、态度和文化信仰的研究上,从而使修改后的提高知情接受的干预方法,即使在资源贫乏条件下也能实施。 为提高知情接受,修改后的干预方法应包含有关宫颈癌的可能危害和风险以及筛查好处的信息(1)。 更重要的是,还应研究最具成本-效果的筛查方法和提高发展中国家筛查接受率的干预方法。

资助来源: 无  

致谢: 无  

参考文献

  • Jepson R, Clegg A, Forbes C, Lewis R et al. The determinants of screening uptake and interventions for increasing uptake: a systematic review. 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 2000;4:14.
  • World Health Report 2004.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004.
  • Laudico AV, Esteban DB, Reyes L. Philippine cancer facts and estimates. Manila. Philippine Cancer Society;1998.
  •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Report of a WHO Consultation,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004.
  • Department of Health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Study Group.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ractices-behavior study. Manila.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2001.
  • Department of Health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Study Group. Delineation of an appropriate and replicable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program for Filipino women. Manila.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2001.
  • Cronje HS. Screening for cervical cancer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2004;84:101-108.
  • Sankaranarayanan R, Parkin DM. The current work of the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WHO/IARC) in cervical cancer control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Ly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2003 (unpublished document).

本文的引用应为: Germar MJV. 鼓励妇女接受宫颈筛查的干预措施: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4年10月7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分享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