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铜支架形宫内节育器避孕

从因出血、疼痛及其它原因而早期停用的角度看,TCu380A是最有效的宫内节育器(IUD)。 土耳其的经验表明可由经过培训的护士-助产士提供IUDs。

RHL评论 由Ozalp SS撰写

1. 证据总结

该评价(1)评估不同含铜支架形宫内节育器(IUDs)避孕的效果与副作用。 该评价包括34项试验,对不同宫内节育器进行了16项比较。 TCu380A比MLCu375、MLCu250、TCu220 和 TCu200更有效。 以TCu380S为例,改变铜在IUD的臂上的位置,与TCu380A相比其效果并未提高。 MLCu375并不比TCu220(一年时)、 MLCu250 (三年时)和NovaT(三年时)更有效。 从出血、疼痛及其它任何早期停用原因看,没有一种IUDs比TCu380A更好。 在有TCu380S供应的地方,TCu380S可能比TCu380A 更受妇女的喜爱,因为她们发现TCu380A很难放入。 有的支架形节育器,如母体乐和NovaT,对于宫颈管较紧的少数妇女可能有优点,然而这些节育器会的避孕效果可能降低。

应用Cochrane 生育调节试验检索策略查找试验,检索了MEDLINE/PUBMED、EMBASE、Cochrane中心试验注册资料库、POPLINE、LILACS和PASCAL。 也按标准Cochrane方法进行数据分析和报告。 该评价无偏倚,似乎是恰当的。

该评价作者的主要结论是TCu380A较其它IUDs有效,没有在特殊亚组,如在未产妇中,对不同 IUDs进行比较的可利用数据。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宫内节育器(IUD)是安全、有效、可逆的长效避孕方法。 它是今天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可逆避孕法,估计有一千万妇女使用(2)。 这也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印度)受到喜爱的避孕方法。

目前土耳其有四分之三的新婚妇女需要限制生育或间隔生育的计划生育服务(分别为57.6% 和 18.4%)。 土耳其避孕未满足的需要为6.0%。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包括缺乏避孕意识和得不到计划生育服务,以及妇女活动有限。 对于不想绝育而又接受医疗保健有限的妇女,IUD是一种良好的长效避孕选择。 根据2003年人口健康调查的数据,在土耳其有71%的已婚妇女使用计划生育方法,但仅有43%的妇女使用现代避孕方法。 IUD是该国使用得最广泛的现代避孕方法,占避孕使用者的20%;然而,其一年停用率接近11%。 因副作用和健康原因的IUD的停用率,分别为 37.9%和7.9%(3)。

2.2. 结果的适用性

该评价纳入来自各类发展中和工业化国家地区的单中心和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 因此,其结果可应用于发展中国家。

2.3. 干预的实施

TCu380A比其它IUDs更有效,其高达12年的连续应用有效性已被证明。 对于已达到她们想要的孩子数,而现在想长期避孕的妇女,这是个好选择。

放置IUD时的并发症,如宫颈撕裂或子宫穿孔非常罕见(2)。 有材料证明月经出血量增加或时间过长,使耐受性和依从性降低,是最常见的副作用(4)。 因此,月经出血量多的妇女不适合放置IUD。 IUD应用与盆腔炎症(PID)间可能存在相关性是人们关心的一个问题。 对WHO的IUD临床试验数据的分析表明,IUD使用者的盆腔炎症与放置后的时间和性传播感染的背景风险有关。 不同类型含铜IUDs间未见有统计学差异(5)。

土耳其的一项研究表明助理护士-助产士在IUD放置和检查上的效果与医生是一样的(6)。 在土耳其,现在在法律上容许受过专门训练的护士与助产士在医生指导下放置IUDs和进行检查。 在没有足够医生进行计划生育服务的地区,护士和助产士可承担 IUD 放置和随访的工作。 因此,通过咨询和随访评估IUD 使用的相关副作用和发现其并发症,应成为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

3. 研究

尚无在未产妇中比较不同IUDs的可利用数据。 有必要在该群妇女中,开展对TCu380A或TCu380S与其它较小IUDs的有效性和副作用进行比较的大规模随机对照试验。

参考文献

  • Kulier R, Helmerhorst FM, O'Brien P, Usher-Patel M, d'Arcangues C. Copper containing, framed intra-uterine devices for contraception (Cochrane Review).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Issue 3, 2006.
  • Intrauterine devices. Technical and managerial guidelines for servic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Geneva, 1997.
  • Turkey 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 2003. Hacettepe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Population Studies, General Directorate of Mother and Child Health / Family Planning, Ministry of Health, State Planning Organization and European Union Ankara, Turkey (in Turkish). ;.
  • Mishell DR Jr. Intrauterine devices: mechanisms of action, safety, and efficacy. Contraception 1998;58:45S-53S.
  • FarleyTMM,Rosenberg JR, Rowe PJ, Chen JH, Meirik O. Intrauterine devices and pelvic inflammatory disease: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Lancet 1992;339:785-788.
  • Dervisoglu AA. Can midwives be trained to insert IUDS? Results from Turkey. Entre Nous 1988;12:10-12.

本文的引用应为: Ozalp SS. 含铜支架形宫内节育器避孕: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6年12月15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分享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