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产后立即放置宫内节育器

流产(无论是人工流产还是报告称之为的“自然”流产)后立即放置IUD,安全而且实用。 孕中期流产后放置IUD的脱落率,高于孕早期流产后放置IUD的脱落率。 在流产后放置IUD时,重要的是首先要排除现有的生殖道感染、感染风险或出血,以及生殖道损伤。


RHL评论 由Nguyen thi Nhu Ngoc撰写 


1. 证据总结

本系统评价包括九项随机对照试验。 除一项研究外,其他八项均是比较人流后立即放置不同种类宫内节育器(IUDs)的研究。 只有一项试验评估人流后即刻与间隔一段时间(即人流后几周)放置宫内节育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总的说,该评价发现人流后即刻放置宫内节育器是安全和有效的。 比较人流后立即放置不同种类宫内节育器试验中观察到的妊娠率,与间隔一定时间放置(即在月经期或月经干净后,通常在人流后几周)比较是相同的,严重副作用,如子宫穿孔和盆腔炎的发生率也相同。 然而,人流后立即放置铜7 IUD与间隔一定时间放置比较,脱落率较高(比值比: 2.9;95%可信区间: 1.0 - 8.7). 中孕人流时放置宫内节育器的脱落率明显高于早孕人流时的放置,因此,建议不要在中孕人流时放置宫内节育器。

在最近一项试验中,释放左旋十八甲基炔诺酮IUD的妊娠数低于Nova T。

流产时放置IUD,咨询很重要。 应提醒妇女流产后放置IUDs的脱落率较高,中孕流产后放置又高于早孕流产后。

在比较不同种类宫内节育器时,本评价认为Tcu220C最适合于人流时放置,因为它具有续用率高和脱落率低的特点。 放置各种宫内节育器时子宫穿孔现象均少见。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在由于计划生育需要得不到满足,避孕率低和人工流产普遍的国家中,人工流产后立即放置宫内节育器依然是个重要的问题。

人工流产数多说明计划生育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基础设施不足,如交通不便、设备不够,加之避孕信息缺乏限制了计划生育服务的获及。 生活条件对妇女活动的限制,也可能是这些服务利用率低的原因之一。 越南的未发表研究数据显示,人流后的妇女仅1/4回到人流服务机构以寻求避孕方法。 因此,人工流产后立即提供避孕方法可能是重要的。

越南和突尼斯等发展中国家的研究表明,近50%来人流的妇女有过人流史(1)。 因此,人流后立即放置宫内节育器可成为帮助填补人流服务和计划生育间空白的桥梁,进而改进人流保健质量和减少重复人流。

2.2. 结果的适用性

该系统评价结果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重复人流率高的国家的日常人流服务实践。

2.3. 干预的实施

如果人流服务包括人流时放置宫内节育器,应特别强调人流前后的咨询工作,以增加知情选择和方法的可接受性。 在人流时放置宫内节育器是解决重复人流的一种有效和可行的方法(2)。

避孕失败人流后需要长期避孕的女性青少年和妇女也可考虑在人工流产时放置宫内节育器 (3)。

虽然,在早孕人流或自然流产后放置宫内节育器是安全的,但在放置宫内节育器前排除已有的生殖道感染、感染的危险因素、潜在的出血倾向和生殖道损伤等情况是十分必要的。

3. 研究

今后研究应针对以下两个问题:

1. 人流后与间隔一定时间放置宫内节育器的流产后发病率,如疼痛、出血类型和脱落率等的比较。

2. 妇女对人工流产时放放置宫内节育器的可接受性研究。

参考文献

  • Batya Elul, Selma Hajri, Nguyen thi Nhu Ngoc. Mifepristone-Misoprostone abortion: A simplified regimen of 200mg mifepristone and home administration of misoprostol in 2 developing countries. International family planning perspectives Submitted .
  • Bitsch M, Jakobsen AB, Prien-Larsen JC, Frolund C, Sederberg-Olsen J. IUD (NovaT) insertion following induced abortion. Contraception 1990;42:315-322.
  • Goldman JA , Dekel A, Reichman J. Immediate post-abortion intrauterine contraception in nulliparous adolescents. Israel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 1979;15:522-525.

本文的引用应为: Nguyen Thi Nhu Ngoc. 流产后立即放置宫内节育器: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5年1月18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分享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