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方口服避孕药中的孕激素

与含第二和第三代孕激素的避孕药相比,含第一代孕激素的避孕药较易产生难接受的副作用。 第二代与第三代避孕药相比较,除前者在价格上低许多外,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上是相似的。

RHL评论 由Festin M撰写

1. 证据总结

复方口服避孕药(COCs)含雌激素和孕激素成分。 现有孕激素化合物可分为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

第一代孕激素包括炔诺酮(NET)、炔雌醇(NE)、乙炔基双乙酸酯和利奈孕酮(LYN)。 左炔诺孕酮(LNG)和甲基炔诺酮(NG)是第二代孕激素,第三代孕激素包括地索高诺酮(DSG)、孕二烯酮(GSD)和诺孕酯(NGM)。 第二代孕激素在1970年代进入市场,而第三代孕激素的引入则在十年之后。 目前,LNG可能是使用最广泛的孕激素,在复方口服避孕药片中作为主要成分与30微克炔雌醇配伍。

该评价对现有低剂量口服避孕药(含不同孕激素)从其有效性、安全性和可接受性(避孕、周期控制、副作用和续用率)上进行比较。 纳入22项试验(包括由制药公司资助的18项试验)。 这些试验中,仅有5项试验试图采用盲法。

与第一代相比,第二代孕激素的方法中止率较低(相对危险[RR]: .79;95%可信区间[CI]: 0.69–0.91). 与第一代孕激素相比,单相制剂和三相制剂的第二代孕激素的月经周期控制似乎较好,单相制剂为(RR: .69;95% CI: 0.52-0.91),还是三相制剂(RR: .61;95% CI: 0.43–0.85)。 GSD(第三代)和LNG(第二代)在避孕有效性、点滴出血、突破性出血和无撤退性出血等方面的发生率相似。 然而,GSD组的月经间期出血率较低(RR: 0.71,95% CI: 0.55–0.91). 所有可接受性指标均表明,第三代和第二代(LNG)孕激素优于含第一代孕激素的避孕药。 使用含20微克乙炔雌二醇(EE)避孕药,发生妊娠较多。 与含DSG的避孕药相比,GSD避孕药的周期控制较好,但使用含DSG药片的妇女续用率较高。 含孕激素曲螺酮(DRSP)药物的试验结果与含DSG药物的试验,在避孕效果、周期控制和副作用上的结果相似。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称之为资源贫乏的许多国家,同时也是人口增长率高或人口多的国家。 这些国家的计划生育项目考虑的因素包括:方法的有效性、安全性和无不良反应,以及价格。

目前在菲律宾使用的避孕技术有许多种,但是避孕现用的率仅为49%,近年来一直稳定在这一水平。 现代避孕方法仅占33.4%(1)。 2003年,总生育率为每个妇女3.5个孩子,其中非计划生育率为1.0;计划生育方法的未满足率为17.3%。 使用最普遍的方法是口服避孕药片(13%)。 根据受教育状况和社会经济地位,最低的四分之一的妇女的避孕使用率,比其它四分之三的妇女低(1)。 据报告,不使用甾体激素避孕药的原因有:担心影响健康(14.3%)和害怕副作用(14.2%)(1)。 害怕的副作用可能包括使正常月经紊乱。

2.2. 结果的适用性

列入该评价的有些药物是相当新的。 这些药物可能未经充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估,而在资源贫乏国家可因用于药物评估或促进合理用药而被应用。 因此,在这些地区必须对这些产品进行确当的评估,以便对在这样背景国家的应用提出合适的建议。

一篇菲律宾药品目录的综述表明,含第二代孕激素(LNG和NG)和第三代孕激素(DSG和GSD)的制剂在该国有售(2)。 分类为第一代孕激素的利奈孕酮(lynestrenol),正作为适用于哺乳期的纯孕激素避孕药在市售。 NET可以得到,但是较常用于月经出血性疾病的治疗,而非避孕。 氯地孕酮也以复方避孕药盒的形式,作为一种对皮肤病有益的避孕药在市场销售。 第二代孕激素非常普遍且价格低廉,含LNG的一个周期一盒药片,价格不到一个美元。 含第三代孕激素的药片价格要高许多倍。 第二代和第三代孕激素除月经间期出血外,总的说副作用很相似(LNG与GSD比较)。 应向妇女提供这方面信息,使她们能够预见到效果,即便这些妇女人数相对很小。 含第一代孕激素的药片在市场上已不太常见(在菲律宾)。

2.3. 干预的实施

如同评价所指出的,较之含第二和第三代孕激素的药片,含第一代孕激素的药片较易产生不能接受的副作用。 另一个重要关注点是价格。 第二和第三代药片,除了前者的价格低许多外,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上是相似的。 在向妇女建议口服避孕药时,必须对这些利弊进行权衡。 应将不同类型药片的副作用差异的信息,制成供保健服务人员的信息包,便于他们将这一信息传递给他们的服务对象。 当药物的有效性和副作用相似时,价格和易得性就成了使用者选择的关键。

3. 研究

口服避孕药片及其成分已经研究得很充分。 然而,今后的研究重点可以是进行从严格定义和标准化结局上,比较第二和第三代孕激素的大规模、设计良好、独立(于制药工业)的随机试验。 对其它的可接受性指标,如性欲、性生活状况和满意度评分进行探索也是需要的。 还需要进行研究,应用盲法评估用药者的失败或方法的失败率,以减少偏倚。 研究保健人员如何能最好地向用药者和潜在用药者传播口服避孕药信息,以提高他们对避孕方法知识的了解,减少对副作用的畏惧,从而提高续用率,这也是有好处的。

资助来源: 无。

致谢: The Social Acceptance Project for Family Planning, Academy for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Philippines and the Philippine Evidence Based Reproductive Medicine Network

参考文献

  • Philippines National 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 2003. Manila, Philippines: National Statistics Office and ORC Macro; 2004.

本文的引用应为: Festin M. 复方口服避孕药中的孕激素: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6年3月8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分享

关于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