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置宫内节育器时的抗生素预防性应用

就盆腔感染或IUD续用率看,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对减少IUD放置后上生殖道感染并无益处。

RHL评论由Ba-Thike K撰写

1. 证据总结

本评价分析了有关放置宫内节育器时预防性应用抗生素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包括强力霉素(doxycycline)不同剂量服用方法,或者是阿齐霉素(azithromycin)与安慰剂组或与没有治疗的对照研究等。 结局衡量指标包括盆腔炎,计划外门诊和放置三个月内取出宫内节育器(IUD)情况。 有一项试验发现,由于宫内节育器问题的计划外门诊率下降,而其他试验未见这样结果。 预防性应用抗生素对于盆腔炎(PID)或IUD续用率未见有益。 纳入该评价的所有试验均报告说,不论是否使用抗生素,宫内节育器的使用都是安全的,宫内节育器的相关感染危险很低,尤其在性传播感染(STI)现患率较低人群中。

所有能找到的充分对照的试验均被纳入,并进行了合理分析。 评论员注意到研究人群中存在异质性。 其中的性传播性疾病的发病率可以作为一个分层的变量因素。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虽然,避孕率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有所上升,但仍然没有满足计划生育的需求,许多人仍然依靠传统的避孕方法和非意愿妊娠导致的人工流产事实均都证明了这一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在上世纪90年代早、中期就制订了目标明确的计划生育规划,宫内节育器的使用占主导地位。 宫内节育器是否与妇科感染有联系一直是个问题,并与初级保健服务提供者讨论的一个突出的问题。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不佳(poor image of the device),宫内节育器在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等国家的使用率较低。 尽管经仔细筛选的妇女可以消除感染的危险性,但宫内节育器还是不断受到引起盆腔感染的责难。 反对使用宫内节育器之偏见的依据是,早期类型宫内节育器在使用后发生了并发症。 另外,根据第一代宫内节育器使用所得的临床和流行病学资料制订出来的有关IUD使用的禁忌症和使用指南目前乃在使用中。

在大多数公立卫生机构,放置宫内节育器时不是常规使用抗生素来预防感染。 然而,在有些地区的私立医疗机构,放置宫内节育器前1小时服用强力霉素或四环素(接着为2~3天疗程)为常用措施。 尽管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公立或私立医疗机构不太进行淋病或衣原体感染的筛查,但在中国的社区研究发现,这两种病的现患率并不高。 健康无临床症状之妇女的衣原体现患率,北京为2%(1),上海为6%(2)。 在云南的低危妇女人群中,淋病的现患率为0.3%,衣原体为5.5%(3)。 越南Hue的MCH/FP中心的一项横断面的RTI现患率描述性研究发现,RTI现患率中等(21.2%妇女),大多数感染为内源性,STI仅28例(4.7%)。 确定为宫颈感染的病例很少,衣原体为0.8%,而淋病为0.2%(4)。 东南亚其它国家经实验室诊断的生殖道感染报告几乎没有。

2.2. 干预的可行性

由于没有带来明显的好处,本系统评价认为预防性应用抗生素不应该开展,特别是在性传播性疾病发病率低的人群中。 在这种情况下,如目前抗菌素已成为常规应用的地方,最好废除在放置IUD时常规性预防应用抗生素的做法。

2.3. 该Cochrane评价结果的适用性

本系统评价所纳入的试验来自肯尼亚、尼日利亚、土耳其和美国。 Cochrane评价中的证据适用于发展中国家,不管是否预防性应用抗生素,现代宫内节育器的使用都是安全的。 结果表明在性传播感染现患率高的地区,预防性应用抗生素的益处也是可疑的。 无论是宫内节育器作为常用计划生育方法的国家,还是作为安全、长效计划生育方法提倡的其它国家,都应该向生殖健康和计划生育项目的管人理员宣传这些结果,以避免在放置宫内节育器时不必要地使用抗生素。

2.4. 干预的实施

现有的宫内节育器使用规则应该进一步审查、合理化和及时更新,在预防性应用抗生素方面观点要始终一致。 停止不必要的抗生素预防性应用,对于妇女和服务双方都是具有成本-效益的事;还可以降低抗生素所带来的副作用和耐药性。 由于盆腔炎危险与IUD放置过程和性传播感染的背景危险有关,应对RTIs低危妇女进行仔细筛选,并严格遵守放置技术规范。

2.5. 研究

在大样本量的随机对照研究中,IUD的早期停用率和盆腔炎发生率均很低的事实再次证明,目前使用的宫内节育器都是安全的。 由于内源性阴道感染(区别于放置IUD引起的新感染)是东南亚妇女的最常见生殖道感染,应对内源性阴道感染与IUD使用的可能联系作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 Qian, Zhiwei et al. A study on the infections caused by viruses and Chlamydia trachomatis on uterine cervix . Chinese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1990;25:266-268.
  • Liao Mingmin, Gu Weimin, Le Jiayu, Xiao Lubai. Preliminary investigation of Chlamydia trachomatis infection in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in a high risk population . Chinese journal of dermatology 1991;24:253-255.
  • Kaufman J, Yan Liquin, Wang Tongyin, Faulkner A. A study of field-based methods for diagnosing reproductive tract infections in rural Yunnan province, China. Studies in family planning 1999;30:112-119.
  • Phan Ti, Elias C, Nguyen Thi, Bui Thi L, Nguyen Hua, Garnder M. The prevalence or Reproductive Tract Infections at the MCH/FP Centre in Hue, Vietnam: A cross-Sectional Descriptive Study (2002). Studies in family planning;.

本文的引用应为: Ba-Thike K. 放置宫内节育器时的抗生素预防性应用: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2年7月14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