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媒介控制——全速前进!

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司司长
Pedro Alonso博士

评论
2016年3月15日

全球疟疾规划司司长Pedro Alonso博士
世卫组织

世卫组织期望,技术进步将有助于在美洲以及世界其他区域阻断寨卡病毒的爆炸性传播。

众所周知,寨卡是由埃及伊蚊传播的病毒,可能造成了巴西东北部数千名儿童小头症。其中许多儿童可能需要一辈子接受专门护理。

由于怀疑寨卡病毒与小头症之间的关联,世卫组织于上月宣布寨卡疫情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我们于3月14日和15日举行一次媒介控制咨询组特别会议。咨询组由外部学术研究界顶级专家组成,负责审查最新数据,其中包括一些未发表的数据,并就至少以下3项新技术向世卫组织提供建议:

  •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正在主持研发一项新工具,使蚊子感染沃尔巴克氏体细菌,以减弱其向人类传播登革病毒的能力。由于携带登革病毒的蚊子与携带寨卡病毒的蚊子是同一种按蚊,可以通过这一方法预防寨卡。
  • 英国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正在修改雄蚊的基因,使其后代无法成长和繁衍。
  • 另一方法是释放绝育雄蚊,使受精卵不能孵化成幼虫进入成年叮咬期。此项技术称为昆虫不育技术。

如果咨询组得出结论认为其中任何一项技术有望发挥效用并可以立即使用,世卫组织将建议快速采用此技术。

但我们不会坐等奇迹发生。我们知道媒介控制很有用。通俗点说,就是杀灭蚊子或者消除其栖息地。我们目前别无选择。我们没有疫苗,没有治疗方法,甚至没有良好的检测工具。

世卫组织设立了由本组织各部门专家组成的一个媒介控制组,负责监督和支持6个区域各会员国开展工作。在世卫组织六个区域中,都有埃及伊蚊出没。幸运的是,我们已知道如何开展工作。本周,世卫组织将发布媒介控制和昆虫监测应急指南,包括指导开展杀虫剂耐药性监测工作。应急指南列出了我们现在可以并且必须采取的措施:

管理环境

清除可以作为埃及伊蚊栖息地的任何积水。

使用杀幼虫剂

世卫组织建议用12种化合物或制剂来控制蚊子幼虫,其中包括使用吡丙醚。吡丙醚是模仿无脊椎动物天然激素的一种昆虫生长抑制剂。一些人推测吡丙醚本身可以导致新生儿畸形。但世卫组织对毒理学研究项目的审查结果未发现有任何支持这一怀疑的证据。还可采用生物防治法,例如放养喜欢吞吃幼虫的小型观赏鱼。

杀灭成虫

大家肯定看过视频,看到人们背着药筒喷洒杀虫剂。喷洒杀虫剂用于对付黄热病、登革热、基孔肯雅病,现在也用于处理寨卡。但需注意的是, 应严格限于在黎明或黄昏时喷洒,而不是在白天其它时间喷洒。

使用驱蚊剂,特别应保护孕妇

应打破蚊子传播周期,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应使用行之有效、久经考验的且不需要多少技术的现成工具。上个世纪,我们在拉丁美洲频繁使用这些工具开展大规模控制媒介规划来遏制蚊群。

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初,在巴西广大领土上消除了冈比亚按蚊。这是公共卫生领域取得的极为独特的一项成就。冈比亚按蚊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不慎流入巴西并四处传播疟疾。后来,通过大力开展幼虫控制措施消除了这一祸害。60多年后,巴西目前仍无冈比亚按蚊。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上世纪50年代削减了相关资源,开始采用滴滴涕灭蚊。当年,滴滴涕可以非常有效地杀灭各类蚊子,效果长,而成本低。但滥用强大杀虫剂广泛损害了环境,并导致杀虫剂耐药性。 2001年,90多个国家签署了《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将滴滴涕列入限制使用清单,此后,蚊虫控制工作开始放缓。

结果,埃及伊蚊在南美洲和中美洲大多数地区以及其它许多地区蔓延,其携带的病毒造成了登革热、基孔肯雅热、黄热病和寨卡等重大疫情。

同时,媒介控制和医学昆虫学领域工作大规模缩减。即使在世卫组织也是如此。1982年世卫组织共有38名医学昆虫学家,到2015年降至16名,其中只有7人是在世卫组织总部从事疟疾和被忽视的热带病领域全职工作。其余9人在区域和国家办事处工作,同时还要负责其它传染病工作。

每年仍有40多万人死于寨卡和疟疾等蚊媒疾病。世卫组织急需开展处理工作,指导应对这类疾病。

我们今天面临着出乎前辈们意料的挑战。去年全球气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这是否助长了蚊媒疾病的传播?目前尚不清楚,但肯定不会有好的作用。

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希望,我们今后可以借鉴对寨卡等新出现的健康挑战采取的快速行动,应对未来随着全球变暖而一定会出现的各项威胁。

我们有理由期望会取得成功。古巴就是一个光辉的榜样,显示了全社会参与灭蚊工作的威力。古巴实行了清除蚊子产卵的积水计划,登革热现已是罕见病,2015年,全国病例不到700例。